金投网

信托受益权产品

信托受益权产品:信托受益权的快速增长始于2011年,尤其是当年下半年,这与2011年7月银监会禁止银行理财产品投向委托贷款、信托转让、信贷资产转让等行为相关。

金投信托网信托受益权产品一定义和背景信托受益权的快速增长始于2011年,尤其是下半年,与2011年7月银监会禁止银行理财产品投资委托贷款、信托投资、信贷资产转让等行为有关。

与此同时,2011年8月央行要求票据业务保证金必须支付存款准备金,2012年初出台的《同业拆借管理办法》,都促使银行加快同业拆借市场的创新,从各参与方(银行、企业、信托公司)在发行信托受益权产品过程中获得的利益链收益来看,各参与方都有动力参与和推动这一业务的发展。

信托权,简单地说,是受益人在信托业务中享有信托利益的权利。买回回式信托受益权业务,是指买回式信托受益权与资金需求方签订协议,购买后在规定时间内由资金需求方按规定金额赎回债券。

买回和卖出的信托受益权形式多种多样,最基本的是银信合作,也就是找一个信托公司做计划,自己做暗保,拉到另一个银行去买这个计划,第一个银行当之无愧。首批可引入2-3家银行联合经营,由此形成了第四方、第五方多边合作模式。而信托的包装形式也可能出现 TOT模式,即用另一个新成立的信托购买先前实际融资的一个信托;而银行参与之后,又形成了新的买入-卖出业务。第二,业务规模:由于监管机构没有规定银行理财资金不能直接投资信托受益权,也没有对理财投资信托受益权作出入表要求,因此,通过这两种方式的监管套利成为可能,这直接体现在2012年信托受益权购买返售业务规模的快速膨胀:截至2012年底,国内商业银行持有的信托受益权规模高达8000亿元,占其表外业务的一半,接近整个信托业务的十分之一。根据各大银行的情况来看:民生银行2012年底以信托受益权或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受益权为标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达到967.7亿元,平安银行2011年上半年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余额为969.68亿元,而这两家银行的余额均为0;兴业银行2012年上半年“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受益权类别为2125.51亿元,同比增长36.66%,远远超过同期贷款规模7.06%的增速;浦发银行从2012年初的10亿元大幅增长到6月末的375亿元;农业银行2012年6月持有的信托受益权资产为477亿元,同比增长36.66%。

另外,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都持有了大量此类资产。

派生模式:政策空白的产物,2013年3月银监会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相关问题的通知》(8号文),虽然加大了对银行理财资金的规范力度,但仍留下了一个“空白”,即对银行的同业资产或自营资金没有严格限制。

银行业正是利用这一“缺口”,变相地为企业发放贷款,衍生出三种经营模式。过桥模式融资企业 A与信托公司合作建立单一信托计划,由企业 B投资该信托计划,从而为企业 A提供融资,企业 B再将该信托受益权转让给银行理财计划。

实质上,这一模式实际上是利用银行理财资金为企业 A提供融资服务。

但从银行角度看,理财产品资金投入到相应的资产中,或被计入表外(非保本理财产品),或被记为同业资产,不占用银行表内贷款,从而规避监管。产权信托计划受益权模式融资企业 A将自有资产委托信托公司设立一项产权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的受益人是企业 A,再由银行理财资金受让企业 A的产权信托计划受益权。

实质上,这一模式仍然是企业 A从银行取得理财资金的贷款,只是在引入财产信托模式后,企业 A自己用于进行正常抵押贷款的待融资资产,被银行通过理财产品募集资金而收购了企业 A的信托受益权。

实际上,这一操作与抵押贷款融资相似。普通的公司不会采取这种模式,他们只会直接向银行抵押贷款。而对贷款受限的企业,如房地产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等,则大多难以获得银行授信,而不得不求助于银行理财产品。

银行自管资金投资信托受益权模式由于银监会禁止银行理财资金直接投向信托转让资产,银行 A通过信托公司向过桥企业转让信托受益权,然后由过桥企业向过桥银行 B转让理财产品资金(绕过银监会监管),银行 C通过信托公司向过桥企业转让理财产品资金(绕过银监会监管),最后由银行 C从过桥银行 B手中受让信托受益权。

过桥银行 B的出现,是为了将信托受益权转化为同业资产,因此,银行 C在受让同业资产后,也以同业资产入账,大大降低了信托受益权的风险资产权重,减少了资本消耗。在这种模式下,信托受益权投资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明保”,即要求交易对手出具回购函的买回式;二是“暗保”,即应收款项的投资方式,金融同业不能承诺回购。2013年2季度,商业银行同业负债下降,应付账款激增,信托受益权更加引人注目,而在这一环节中,银行也主要采用上述“银行自营资金投资信托受益权”模式中的应收账款投资,将同业负债转至应收账款投资项目下。因为目前的监管并不直接限制这类业务,大多数银行在2013年2月就开始疯狂争夺这类业务,包括国有大银行,一些银行甚至已经授权支行开展信托受益权业务,一些银行自己的支行也开始争相开展这类业务。监管态势:加强预期增强的信托受益权买入返售业务,实质上是银行将短期银行间拆借资金用于发放贷款,而且基本上是一年以上的长期贷款,这是造成2013年6月银行流动性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银团贷款分析认为,随着银监会对非标理财进行深入清理,未来对受惠权类信托的严格监管预期将增强,这一点可以从兴业、浦发等同业业务先行者的“买断式回购”策略中看到。

相关推荐

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新增投资企业深圳市安天房地产有限公司
2月9日,记者获悉,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新增投资企业深圳市安天房地产有限公司,持股67%。
调动更多社会力量和资源参与慈善信托仍然任重道远
2月8日,《中国社会报》刊发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邓国胜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朱绍明联合撰写的文章《我国慈善信托的发展亟待提速》。
信托机构微博影响力哪家强
信托机构微博影响力哪家强?新浪财经联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管的唯一工作日报《中国银行保险报》推出“中国信托业微博影响力排行榜”。
近20家信托公司先后被批评
2月9日,记者获悉,近日银保监会通过电话视频的形式召开了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各家信托公司高管参会。
集合信托发行市场再次遭遇“寒流”
2021年以来,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小幅回暖,集合信托发行市场再次遭遇“寒流”。2月9日,记者注意到,据最新监测数据显示,1月30日-2月5日,共有47家信托公司发行285款集合信托产品,发行数量环比减少40款,降幅为12.31%。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版权归属于原作者,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不存在盈利性目的,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tousu@cngold.org。

信托频道TRUST.CNGOLD.ORG

下载金投网